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大全 > 恐怖故事

老鼠吃指甲

  • 集趣网:两元提现,轻松日赚一百元
  • 聚享游:点点鼠标就赚钱
  • 天天钻:推荐好友领万元奖金,吊炸天
  • 乐赚网
  • 有赚网
  • 24趣吧

 


上一篇:尸体塞

下一篇:表叔遇鬼

  我的家乡是位于西江边上的一座老城,我家就在一条名为瓶隐巷的古街巷里。
  小时候,老太公曾给我们讲过一个老鼠吃指甲会变成人的故事:
  许多年前,瓶隐巷里有一个年轻人,有次外出求学回来时,却发现家里已经住着一位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人。
  家里人大为惊诧,便详细盘问他们从小到大发生的事情,两个年轻人说出来的都完全相同,只是再问到最近发生的事时,刚回来的年轻人的回答却得不到家人的满意。
  因为那个先回家居住的年轻人,更懂得体贴家人和长辈,说到家中长辈身体的病痛和饮食细节,都更加详尽细致,于是家里的人一致觉得原来家中这个年轻人是真的,而刚从外面回来的年轻人是妖怪变的。
  他们喊来巷子里的街坊,将真的年轻入团团围住,然后捆绑起来关到祠堂里,打算第二天择个时辰,由族里的太公来牵头,把这个可恶的妖怪沉到祠堂的水井中去。
  真的年轻人被关起来,直到夜里,正伤心之际,族里的太公却忽然出现他为年轻人松绑后,将带来的食物给年轻人吃。
  年轻人问:“您不怕我是妖怪吗?”太公说:“我活了八十多岁,也算见多识广,最近我就一直觉得你家住着的那个你,有些异常。”年轻人惊讶地问:“什么异常?”
  太公摆摆手说:“乡里素来有剪掉的指甲必须烧掉的规矩,你在外面的时候,是不是曾经剪掉过指甲,却没有把指甲烧毁?”
  年轻人用力回想一番:“因为在外求学,有时会在县学之间转换,当中经常留宿客栈或同窗的家中,偶尔剪掉指甲,也就随手扔到地上……”
  “所以啊,年轻人,”太公一拍大腿,痛心疾首道,“必是有老鼠精吃掉了你的指甲,得到了你的记忆和样貌,就来到你的家中妄图鸠占鹊巢了。”
  “啊?那可如何是好?”年轻人哭了起来。
  太公想了想,笑着宽慰道:“不妨事,我家有一只活了十年以上的老猫,最会捉老鼠,明天大家聚集到祠堂的时候,我把猫也带去,只要那个老鼠精一出现,我就放出猫去,老猫闻到老鼠的气味就会去追,它在光天化日之下,但凡露出害怕或逃走的迹象,就肯定会现出原形来的。”
  “若真是这样,就太感谢太公的大恩大德啦!”年轻人感动得痛哭流涕。
  “结果呢?”孩子们听到这里,都睁大眼睛惊恐地追问。
  当得知年轻人的结局是:会捉老鼠的猫把老鼠精吓得现出原形,然后年轻人的父母幡然醒悟,大家同心协力把老鼠精沉到祠堂的并里,年轻人得以顺利回到家中跟亲人团聚,孩子们才安心地松一口气说:“太好了。”
  但是我却一直对这个故事存疑。因为如果这个故事是真的,那祠堂里的井中,不就沉有一只老鼠精吗?它死了吗?还会不会吃指甲变成人?
  我和邻里其他几个小伙伴私下一合计这个事,大家也都纷纷表示好奇,胆子大点的林大头手一挥:“咱现在就去祠堂那井边看看,万一老鼠精还藏在里面呢?”
  小伙伴们纷纷赞同,我有点害怕,但还是跟着大家去了。
  到了祠堂的院子里,是晌午时分,看守祠堂的阿公阿叔都在偏院午睡,我们径直跑向后院的水井。
  井沿上压了一方石头,是防止有人失足落井用的,但配上那个故事,大家顿时觉得这石头压井好像也透着说不出的诡秘。
  “来,咱把石头搬开!”林大头率先上去搬,其他人也七手八脚来帮忙。
  当石板掀开,露出下方约几米处的井水。井壁青苔满布,水色浑浊且深不见底,林大头趴着看了半天,忽然发现什么:“快看!井壁上有个洞,如果老鼠精没死,肯定就藏在那里面了!”
  大家伙儿也赶紧探头去看,靠近水平面的井壁上,果然有个破洞,约有我们小孩子脑袋那么大,内里黑黢黢的,只是周围青苔很厚,一开始不容易看清。
  “万一老鼠精没死的话,那怎么办?”另一个叫王小串的忧心起来。林大头想了想:“老鼠精如果没死,躲在井里等待时机再出来害人,咱们要为民除害,永绝后患才对!”大家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赞同,但又有个难题:“那怎么确定老鼠精死没死呢?”
  “故事里不都说了,要懂得引蛇出洞的计谋?”林大头抿嘴想想,一拍胸脯,“这样,你们给我作证,我来剪个指甲扔下去,如果明天出现一个跟我一样的林大头,你们就知道是老鼠精了,告诉大人们,大家齐心合力把它再一次干掉!怎么样?”
  小伙伴们顿时都用看英雄的目光望着林大头,我却比别人想得更远:“可是……可是万一我们都认不出哪个是真的你,怎么办呀?”
  “那……”林大头挠挠头,也有点没辙了。
  大家对着井水忧心忡忡好一会儿,林大头突然又一拍脑瓜:“不是说那个故事里的人,是出门一趟回来,才发现家里来了老鼠精吗?那我把指甲扔到井里以后,就到我姑姑家去住两天,这期间我是死活都不会回家的,你们在这期间,如果看到有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回到我家,肯定就不是我,而是那个老鼠精啦。这样等我再回来的时候,你们不也就认得谁是我了嘛!”
  “这个主意好!”小伙伴们举手同意。
  于是林大头用牙把左手几个偏长的指甲都咬了下来,在众目睽睽之下,把指甲扔到井里,只见指甲开始浮在水面,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。
  林大头沉着地指挥大家:“咱们快把石板盖上,我晚饭前就赶到我姑姑家去。”大家照做完,便簇拥着送林大头回家去了。
  大头的爹不在家,他娘听说大头要去姑姑家玩,倒也无甚所谓,街里街坊的亲戚之间,孩子走动玩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,于是林大头在晚饭前就离开了瓶隐巷。
  至于第二天,长得像林大头的老鼠精到底有没有出现,我到现在都存有困惑,因为林大头第二天就回来了。
  后来我听到的说法是,林大头忍不住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姑姑家的表哥,表哥就把这事又告诉了他姑姑,姑姑知道以后啼笑皆非,第二天中午就把大头送回瓶隐巷了。
  我下午路过大头家的时候,看见他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坐在门槛上。我心里“咚”地吓了一大跳,不敢跟他说话,心中断定是老鼠精来了!但是之后,也没见过别的林大头回来。
  而这个林大头,从此以后,性格也有了些本质变化,他后来对自己为何提早回家,也没作什么有说服力的解释。街坊里的孩子们每天仍旧一处玩耍,他却都躲在家里,或者一个人到别的地方去。
  我在多年后想起这件事,都有一种感觉,也许并没有过真的老鼠精,但当初那个真的林大头,却再也回不来了。

上一篇:尸体塞

下一篇:表叔遇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