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故事大全 > 恐怖故事

尸体塞

  • 集趣网:两元提现,轻松日赚一百元
  • 聚享游:点点鼠标就赚钱
  • 天天钻:推荐好友领万元奖金,吊炸天
  • 乐赚网
  • 有赚网
  • 24趣吧

 


上一篇:诡异的西瓜田

下一篇:老鼠吃指甲

  镇魂玉塞
  这天黄昏,鲁玉匠终于做好一套活,仔细端详,他有些心神不宁。这是他精心雕琢的一套活,花去了他一个月的时间。这是一套玉塞,说白了就是堵塞死人耳、鼻、口、肛门的东西。玉塞是玉石市场上的大老板申二狗给他老婆做的,材质是普通的南阳玉,形制也是申二狗亲自设计的,让鲁玉匠照样做。
  鲁玉匠开始并没有在意,做好后仔细端详,突然一阵心惊,玉塞样式颇为古怪,顶上一只老龟盘踞在上。
  鲁玉匠搬出古书找到这幅图,惊得下巴颌儿差点儿掉地上。这叫老龟镇魂图,死者灵魂永世不得出窍。虽是虚妄传说,鲁玉匠还是心惊。去年申二狗休妻新娶,给他下请柬,申二狗是玉石市场的大佬,他不敢不去,揣了份不菲的贺礼赴宴。宴席上,他见过申二狗的新妻,刚二十出头,貌美如花。难道刚过一年时间,申二狗就玩腻弄死了,还要把她的鬼魂镇住?鲁玉匠懒得想了,他是做生意的,谁给钱给谁干活,他又不是公安局。
  申二狗把两万加工费拍在柜台上,拿了东西就走。鲁玉匠还是禁不住问:“怎么设计这样的式样?”申二狗瞪他一眼,他立即噤若寒蝉。
  晚上,鲁玉匠买些卤肉回店里犒劳自己,喝着小酒。突然,他发现柜台里多了两块玉佩,一块灿烂如日,一块碧绿如月。
  鲁玉匠以为自己看花眼,定定神,那两只玉佩竟然动了一下,他过去拿起玉佩,下面露出一张脸,似笑似哭盯着他,慢慢地眼里渗出血,腥红的舌头吐出来,鲁玉匠惊惧地大叫一声。
  鲁玉匠一头栽在小饭桌上,额头生疼,原是一个恐惧的梦,不过,他脑子里十分清晰,那是一张娇媚如花的女子的脸。
  梦中宝石
  鲁玉匠酒也没心思喝了,脱衣上床睡觉。正要合眼,不知什么时候,店里走进一个女子,背对着他。鲁玉匠惊异地侧头看去,只见那女子拿出一个电弧炉插上电,又把几样东西倒入炉中熔炼。鲁玉匠认识这些东西,是铝矾土、煤炭和铁屑。他正惊愕不解,女子停止熔炼,从炉里掏出一团东西,那东西晶莹剔透,放着蓝色光芒。女子没有停下,继续往电弧炉里放东西,这次是铝矾土、硼酸和氧化铬。女子熔炼一会儿,又从炉里掏出一团东西,那东西艳红如鲜血,在灯光的映射下,光彩灿烂夺目,如晨曦,又似晚霞。
  红宝石蓝宝石呀!鲁玉匠大奇,他想起身,浑身软绵绵的。女子用鲁玉匠的工具雕琢两块宝石,不一会儿琢成两块玉佩,一块灿烂如日,一块碧绿如月。女子拿着两块玉佩转身,娇媚如花,突然,她眼里渗出血,腥红的舌头吐出来,面目狰狞,一步步地走过来,双手一挥,将两块玉佩卡在鲁玉匠的脖子上。
  鲁玉匠魂飞魄散,拼命挣扎,可女子越卡越紧,他几乎就要窒息,惊惧到了极点,大叫一声跳起来,原来又是一个噩梦。鲁玉匠摸摸自己的脖子,一阵火辣辣的痛,背后一阵冰凉。这段时间,他总是做噩梦,而今晚的噩梦格外清晰。
  早上起来,鲁玉匠吃过早饭,就钻进了玉石大市场里。他有活干活,无活时常常到市场里转悠,收些玉器旧货转手卖,发些小财。一月没到市场,他发现市场里又新增个小摊,摊前围满人,他走过去,发现摊主是个年轻的女子,似是有些面熟。那女子也看见了他,目光定定地看着他。鲁玉匠心中一跳,这女子的容貌跟梦中的一样。他正愣怔,两个顾客起身离开,边走边说:“这青红的石玉也不错,但到底不如她姐姐嫣红弄来的。”
  “可惜,我没淘上一件,听说嫣红就是为一对玉佩死的。”
  “是的,我还听人说她不是好死。”
  “别乱说,她怎么不是好死?”
  “若是好死,怎么不止一个人听到过嫣红晚上在市场里叫,还她玉佩?”
  不知为什么,鲁玉匠突然感到一阵胸闷,快步走了。
  玉石杀人
  鲁玉匠转到中午,没有淘到一件东西,肚子却饿了,转身去了一家饭店,吃着饭,他脑子里还想着青红的玉石摊,嫣红和青红是姐妹,都是摆玉石摊的,可嫣红死了,难道入他梦的,是嫣红?
  他正沉思,看到申二狗醉醺醺地从雅间出来,他忙起来打招呼,申二狗瞅都没瞅他一眼,扬着脖子走过去对老板说声记账,扬长而去。老板敢怒不敢言,见他走了才骂:“这只狗,发横财了,一家人都成了天王老子!昨天他老婆来吃饭,钱也没给一分,还挑三拣四的,还真把自己当王母娘娘了,我呸!”
  鲁玉匠一愣,脱口问:“申二狗的老婆没死?”老板看了他一眼说:“谁说他老婆死了,活得滋润着呢,每次来白吃,走时还白拿。”
  鲁玉匠心里一惊:这么说,那玉塞不是申二狗给他老婆做的,那又是镇谁的鬼魂呢?
  提到申二狗,吃饭的人议论开了,有人拉长声说:“不服气不行,这无赖,跑到新疆天山之中,修了二十公里的山路,弄回一块三吨重的玉石,放在家门口,抖着呢!”
  鲁玉匠吃了饭,好奇心大发,他想知道三吨重的玉石是什么样,起身去申二狗家。
  申二狗的家在玉石市场一角,此时热闹非凡,观赏玉石的人里三层外三层,围个水泄不通。申二狗神采飞扬地坐在桌前喝茶,同买主谈价钱。
  那块浑圆的玉石放在木架上,鲁玉匠没近前,远远地看着那团放着绿光的巨石,心里羡慕个贼死。突然,他发现巨石动了一下,以为自己看花眼。他眨眨眼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木架散了,围观的人群“轰”地散开。那玉石跌落下来,不偏不斜,直直地滚向申二狗,申二狗目瞪口呆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玉石将他碾倒在地,从脚到头碾过去,停下,申二狗肥胖的身躯,如同一摊烂泥,红白之物流了一地……
  日月锁喉
  鲁玉匠呆了,木愣愣地站在那里,直到警察赶来收拾走申二狗烂泥一样的尸身,他才回过神,失魂落魄赶回小店,倒头就睡。
  鲁玉匠一觉醒来,已是凌晨。刚睁开眼,又从柜台里发现那两块玉佩。玉佩飘了起来,他呆住了,以为自己又在做梦,他看看灯,又掐自己的手,这可不是在做梦。
  玉佩真真切切地在半空中游动,他爬起来,面前一阵风扫过,眼前凭空里出现一个女子,容颜和青红一模一样,伸手抓住两只玉佩,嘤嘤地哭泣起来,鲁玉匠毛骨悚然,本能地想跑,双腿如钉在地上,纹丝不动。
  那女子的哭诉声清晰可辨,一字不漏地钻进鲁玉匠的耳中:“嫣红苦啊!父亲和叔叔们去缅甸挖玉,不料发生矿难,父亲和叔叔们全埋在矿坑里。嫣红为养叔叔们的遗孤,拿了他们挖的宝石雕成玉器,到市场上出售,遇上申二狗看上那对红宝石绿宝石玉佩,出高价要买。不承想,这申二狗是虎狼之徒,他骗去嫣红的日月双佩,用人造宝石伪造一对,竟说嫣红的玉佩是假的。嫣红咽不下这口气,找到做假玉佩的玉匠。哪料到,那玉匠当面答应为嫣红作证,背后却通知申二狗。申二狗跑来绑走嫣红藏入密室,强暴了嫣红。嫣红手脚被锁,痛苦不堪,日夜呼号咒骂申二狗,申二狗恼羞成怒杀了嫣红,可怜嫣红魂归地府……”
  鲁玉匠闻言,头上如同响个炸雷。一年前嫣红到这玉石市场卖玉器,一对红绿宝石玉佩轰动一时,却被申二狗抢先弄到手,他拿了两块人造红绿宝石,让鲁玉匠赶紧仿造一对。为五万元的加工费,鲁玉匠日夜赶工,帮申二狗将那对日月双佩骗到手。嫣红明查暗访,找到鲁玉匠,请他作证要回日月双佩。鲁玉匠巴结申二狗,暗中通知了他。为此,申二狗给了他十万的封口费。
  现在,鲁玉匠明白自己为何做噩梦了。
  此时,嫣红眼中泣血,舞着双佩逼过来紧紧地卡向鲁玉匠的脖子,他想跑,抬不动脚,想喊,发不出声。
  鲁玉匠也终于明白了:申二狗那套镇魂玉塞,原来要镇嫣红的鬼魂,还是没镇住,嫣红的鬼魂报仇来了……
  三天时间,邻居们不见鲁玉匠开门,喊了半天,却不见鲁玉匠的动静,众人打开门,发现鲁玉匠直挺挺地躺在床上,身子已经僵硬。奇怪地是,他双手抓着两块玉石,紧紧卡住自己的脖子,竟将自己卡死了。

上一篇:诡异的西瓜田

下一篇:老鼠吃指甲